首页 > 汽车

飞驰镁物田淼:云端电脑给汽车一颗智慧的心——第八届中国汽车产业峰会现场实录

发布时间: 2021-02-08

图为:飞驰镁物(北京)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 田淼

我的演讲主题是:“云端大脑给汽车一颗智慧的心”。我今天想说的几个问题,我更多的是提问题,或者来讨论问题,并不是去介绍信息。

我从三个方面来讲,一个是车联网它应该是什么样子?另外就是车联网它应该干什么,或者它的定位是什么?第三个车联网到底怎么赚钱?我谈的车联网主要是前装车联网这一块,后面会有一些延展的。

在我们公司内部大家看来车联网经历了一个阶段性的发展,经过三个阶段,第一个就是触网阶段,通信叠加到汽车上,汽车可以打电话,通过短信、低流量的业务,进行远程救援、简单预定的服务,这个是车联网的雏形;有了通讯的支持很快就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就是现在的车联网,或者叫联网阶段,就是车的上边叠加了移动互联网的业务,但是这个阶段业务主要是在手机上经常用到内容、服务,简单地移植到车里,并不是专门为了车载提供的内容、体验和服务。我们感觉到有很多的服务在车上使用并不适合,这当然是一个阶段性的。马上车联网进入到第三个阶段,包括乐视,包括有互联网基因的蔚来,都加入到这个行业里面。那么就会进入到智慧车联网,它就是针对汽车,包括驾驶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第三个阶段就会进入到一个面向汽车和驾驶环境的一个专门的互联网服务,它的特点是结合智能化、云端化,场景化的特色,为用户在这种安全驾驶前提下,提供最有用的一些数据服务内容。那么第四个阶段是什么呢?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其实现在的90后,00后,甚至10后的小朋友,我的孩子不到两岁,但是他已经很熟练的使用ipad设备,他们看到一个列表,就会来回拖动,看到一个图片就会点击,他们认为的未来的汽车是什么样子,我们没法想象。但是这个恰恰说明不管是整车厂,还是我们的服务提供商一定要进入到第三个阶段,才能去touch到第四个阶段,如果只停留在传统的汽车和互联网的简单结合,没办法向前发展。

基于这样一个情况,就出现了我们最近谈到的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们在传统的TSP,指的一代车联网的服务,发生一种变化,就是叫做数字化运营和智能出行服务提供商(digitalandmobilityserviceprovider,DMSP),它的服务领域包括上面说的这些,包括互联服务,智能出行,电子商务,内容整合等等服务,对现在的服务提供商,包括TSP还有车厂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这是我们必须做到的必然的要求,我们成为服务的一份子,我们提供所有的服务,但是是和“互联网 ”结合起来的服务模式。

基于这样一种服务模式,我们提供的车联网平台或者服务应该是什么样。我们也结合公司自己的一些实践,做一个简单的阐述。首先我们公司提出了UCCA(Ultimate Connected Car Architecture),它指的就是面向我们说的第二代车联网的一个终极平台,把原来的面向汽车所有内容服务整合的工作,实现一站式的标准化,非常快捷。通过接口、通过标准化的技术,一站式提供消费者服务。另外基于云端,这些技术逐渐的走向云端化。互联网强调安全性,同时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稳定性的考验,比一般的互联网服务更加的稳定。有了这样一个技术平台,需要有一个情商平台。它应该具备这样几个特点,首先是面向场景的,就应该具备两个能力,感知用户智能汽车的场景,比如说车所处的位置、气候、路况,包括车本身的数据、车况,还有乘坐者的信息,包括驾驶者,以及同乘的人,这些人要被采集到,采集的方式很多,传统车内传感器,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这是首先具备的。另一个的能力就是在后端来讲同时感受到场景以后,能够把大量的应用数据内容匹配到场景里面去,能够给及时的主动的提供给用户,这是它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他应该关注社群化的特点,不管是车联网,互联网都是人与人,人与车的连接,提供社交化的服务,只有这样,人们才会对这个服务更加深入的使用。同时我们强调它的用户体验要有趣,就是充分的运用游戏化的技术,不是做车载游戏,而是把游戏中用户非常喜欢的比如积分、等级,比如说意外的宝物等等要素和方法结合到车联网体验当中,使用户有不同的感觉。

除了这些之外,有了这些后端的智能化,前端怎么解决?在车载端需要有智能的HMI,它并不是某一个应用,在这个应用和车本身之外,就是车跟驾驶的交互,它应该有一个基础的平台,说白了是一种交互语言,它应该有什么要素呢?比如说它也应该能够感知场景。比如说要通过人脸识别用户,包括乐视,包括智车优行也谈到,每个用户上车应该有自己的数据应用和相关的信息。同时它应该是能够重构的,就是说它能够把这个车上能用到的应用,重新打散,重新组合变成针对这个用户,它的这一次使用目的,所最适合的一种组合方式,包括这些应用的交互方式、用户的个性化摆放。不是说一个界面上应用越多就好,包括我们设计界面里面,这是我们设计界面的截图,有分块的结构,尽量在三个分块以内。同一时间点,用户注意力只集中在一个应用上,但是其他的应用可以辅助这个应用,比如说朋友跟你在地图的互动,比如说接一个朋友,它的位置。多应用的方式。我们谈到实时性的重构,就是说不同的应用场景,包括有一些灾害路况等等的信息,推到车里,他立马在应用的角度,给用户一个实时的反馈,我们强调主动式的服务。在车联网主动的服务非常重要,能够让用户的使用频次增加,让用户体验上升。用户在车内是驾驶的状态,没有办法使用更多的服务,应该让车主动给它提供服务。另外是个性化,我们应该向个性化发展。包括我们说的应用的一些组合,应用的使用方式,甚至包括我们说的一些配色,一些使用习惯语言等等,它都应该支持个性化的设置。同时它应该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我们也不认为有一家企业可以把车上所有的好的应用都做遍,应该是一个支持标准化的,能够让更多的应用,更多的数据,能够对接进来,而且互相之间可以调用和共享的这样一个系统。

除了有平台和系统之外,应该有一个完整的运营的体系,在后端售后包括全生命周期,包括车的应用,车的本身,车载这种智能系统,就是硬件、软件、服务整个全生命周期的服务,这个就不多说了。

我谈到UCCA,智能汽车应该具有的特点,形成这样一个架构,这个架构是一个简单的示意图,里面包括了车内的智能硬件,T-BOX,内容整合,大数据,开放平台,Context,面向供应商的云接入平台,这样一个完整的体系。

结束第一个问题第三代车联网的系统应该是什么样的?

车联网的定位。定位就是很多了,这里面谈一些很传统的,比如说车联网是一个技术,它可能是应用在整个汽车很多的点上的一个技术。当然技术并不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或者独立的产品,但是技术本身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技术演进推进整个发展。还有一种定位是工具,是汽车的HMI的一部分,是整个车的一个部件,它所有的价值都体现在车上,不体现在自身的一些扩展的价值上。这两个都是比较底层的定位。工具其实也非常重要,前不久吴晓波有一个文章说到,很多人被时代所淘汰,不是因为年纪,而是因为不使用新的工具。那基于这一点,不管是从技术角度,从工具角度上,拥抱车联网,不管车厂,供应商,最终的用户,应该主动的接触,电脑刚出来的时候觉得那个东西没有用,没有打字机方便,大家可想而知结果是什么。

当然往后的话,就是现在所常见的产品的定位,车联网是一个产品,是指聚焦在一个需求上的APP式的产品,产品是互联网领域非常擅长的,但是它的问题面对整车厂,只是提供一个应用的话,很难做规模和标准化,没法满足它的用户群。产品定位并不适合集成化的车厂去做。大家更愿意说运营这个概念,运营分几个方向,本身对于供应商来讲是一个新的渠道,建立跟用户的联系,能够通过渠道的运营广告等等。对于车厂来讲,搜集车的信息的渠道,对自己产品的定义,零部件的库存,包括售后服务建立更好更有效的渠道,对厂商也很有价值。还有分时租赁的概念,对产品属性进行一个变化,能够把车变成一种服务,包括我们有一个子公司叫苏打科技,刚才谈到零派乐享,我们应该大家一块努力把这个市场做起来,这个我是非常认可的。

还有一些定位,并不是那么传统,或者偏互联网一些。最常见的就是内容定位,尤其是有声内容,包括FM,把车作为内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提供渠道。他们内容本身有价值。这里谈一点,内容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现在内容经历一个转型,原来内容太少,希望往车联网放很多的内容,就是谁家的内容全,我就用谁家的。但是其实移动互联网告诉我们,内容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爆炸,或者超载的状态,现在更有价值的,是帮用户做减法,帮用户找到需要的内容,比如说有一档叫罗辑思维的节目,他标杆自己是筛选器,他把覆盖的小群体找出来,提供这种服务价值。我们在做车联网这个阶段的时候应该考虑这个方向,而不是说越多越好,越全越好。

当然还有一种叫平台的定位,这个是大家最喜欢的,就是我是一个平台,我是一个入口,我是一个把所有用户和供应商控制在手里的环节。这个理想是非常好的,但是现在这种互联网寡头时代,在BAT大背景下做平台,应该怎么做,这个需要谨慎思考。可能这个话题过大,是不是适合包括车厂这样的公司去做,这个也需要谨慎的去思考。

后面两个是比较综合的定位,一个叫媒体,媒体引用了一句凯文凯利的话,意思是一个空间比一个位置更重要。原始的汽车属性就是从A-B,是一个位置的变化,是一个工具。实际上我们发现车现在对我们来讲,从产品上来讲是很重要的一个交通工具,也是我们很重要的高价值商品,同时它是随着车联网的引入,变得更加立体化,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更多的东西,从这一点考虑,可以提高我们的效率,比如说我们谈到帮我们筛选知识,甚至在车上学唱歌,学英语,备考试,这都是可以做到。比传统的媒体广告运营更宽。还有一个社群的定位,对于车厂,还有未来长期的运营商来讲,怎么能够把你的目标用户集中在一块,持续的使用这个服务,包括怎么忠实于汽车品牌,这个也是必须做好的。

最后说一下盈利,其实大家认为目前车联网很难盈利,大家都在调整自己的方式。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公司的思考。我们从三个方向认为有机会,第一个谈到就是个性化、定制化的服务,用户在手机端,车上面对的信息服务是超载的状态,在适合的场景下当时最有效果,提供效率和服务,甚至针对人的定制化的服务,用户真的会买单。另外跟我们的主机厂客户提供价值的统一性,为车厂的品牌提供一种非常针对性的服务。比如说就提高某一款车的用户感知度,搜集某一类车型在市场的反映,这通过车联网的技术和渠道来做到。第三个就是谈到跨界这一块,就是车本身、车联网本身,都是对于人的体能和智慧的延展,它应该不断的尝试跨界,包括说的互联网,内容IP,怎么在车联网催化,怎么把电影、游戏跟汽车的场景结合,都是有待发掘的。

今天早上正好看到一个慕思集团总裁姚吉庆的公开课,简单的分享一句,我们互联网老说传统行业特别的落后,但是他的提法也跟我们现在说的很类似,从标准化向个性化。做了一个挺好玩儿的,把里面的名词替换掉的,跟我们做的事很像。我们做一个车,我们认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具。

最后做一下广告,我们是做车联网和分时租赁的一个公司,核心团队包括IT企业,运营商,车厂,甚至有政府,一个综合跨界的团队,我们的价值观是通过产品为车厂及其用户服务,也包括其他的产业链客户提供服务。我们还有很多优质的合作伙伴。

非常感谢大家!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

Copyright © 2012-2021(news.typevalu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