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

木里火灾背后:“林业第一县”的防火拉锯战

发布时间: 2020-06-25


3月31日,手机拍下的牺牲人员生前最后画面。图/视觉中国


2014年2月6日,四川西昌,消防英雄孔祥磊生前和另一名队友的扑火背影。图/视觉中国


4月3日上午,民众前往西昌市殡仪馆祭奠英雄,殡仪馆门前的马路上站满了排队等待的献花群众。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4月2日,四川凉山,村民来到30名扑火人员的遇难地,将最后四具遇难者遗体运下山。图/视觉中国

  3月30日,四川凉山州木里县发生森林火灾,导致包括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3名地方扑火人员在内的30人身亡。媒体报道,这是自1998年以来,当地发生的首次致人死亡火情。

  火灾背后,是“全国林业第一县”木里县持续多年的森林防火拉锯战。丰富的山林资源与巨大的森林防火压力如影随形,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的地形,无疑给木里的山火扑救增加难度。

  木里县林草局负责人杨仁奎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火灾发生在森林无人区,起火的原因,初步判断为“由雷击引起”,此外,在扑救中发生“爆燃”。

  事发两周前,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案件调查复核工作组曾进入木里,对木里县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提出九条整改意见和建议。其中,包括“专(半专)业扑火队伍力量不足”;“森林火灾风险排查机制不完善”等问题。

  全国林业第一县

  “一个木里,一半森林”,当地人说。

  木里藏族自治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活立木蓄积1.2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58.3%。政府官网显示,木里是雅砻江重点森林生态区,也是中国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区之一。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木里原始森林面积大,生态环境复杂多样,野生动植物、珍稀特有物种较多。

  木里县人民政府官网数据显示,全县现有林业用地面积94.14万公顷,其中,林地62万公顷。这一数字,是四川全省的十分之一,全国的百分之一,以县为单位,居全国之首。

  丰富的森林资源,与巨大的防火压力是一体两面。

  实际上,在一年中,木里林区至少有半年时间处于山火高发期。对于这一现象和规律,四川当地林业研究者多有论述。

  由四川省林业勘察设计研究院主办的《四川林勘设计》杂志曾于2011年9月刊发《木里林区森林火灾扑救战术探讨》一文,作者是四川省木里林草局工作人员邓远明。

  文中称,木里林区“每年11月,至翌年6月,不足全年降水量10%,长达8个月干旱季节里,空气干燥,大风天气日数多,风向随地形变化异常,加之林区易燃针叶树种多,林下可燃物堆积量大,进入林区人员活动频繁,火险隐患多,形成了木里林区火险等级高、火灾危害性大。属于国家一级重点火险区”。

  《中国林业》2005年7月20日曾刊发《回望木里大火——四川木里重大森林火灾带给我们的启示》一文,其中称,当年5月17日,木里县东孜乡重大森林火灾,经过2000余名扑火人员连续6天的“鏖战”,终于被扑灭;5月23日,距东孜火场,直线距离约28公里,木里县的水洛乡原始林区又燃起大火,并于4天后扑灭;6月1日,木里县唐央乡报告一场森林火灾。

  半个月中,连发三场森林火灾,木里县的防火攻坚战从未停止。

  四川省应急管理厅通报,今年以来,凉山州共上报森林火灾21起、草原火灾2起;2月份,应急管理部接报处理的54起森林草原火灾中,凉山州就有18起。而2月以来,凉山州发生较大以及影响较大的森林火灾16起,占四川全省的八成。

  当地媒体报道,一个月前的2019年2月10日,木里县三桷桠乡里铺村和高房子村交界处森林火灾,过火面积约20公顷,未造成人员伤亡和重要设施损失。

  “雷击”与“爆燃”

  根据官方通报,此次火灾起火原因初步判断为雷击造成。此外,3月31日下午,火场突遇大风,产生“爆燃”,进而导致30名现场扑火人员罹难。

  《安徽农业科学》2019年刊发的论文,曾对雷击山火现象出现的条件做出过研究。

  研究称,木里地区气候,呈“变干变暖”趋势;气温呈“较强增加”趋势;地降水量,呈“弱减少”趋势。因此,随着气候的干暖化,森林雷击灾害极有可能增加。

  北京市气象局专家张明英称,我国一些地方春天打雷被称为“干雷暴”,因为打雷时没有伴雨,这种“干雷暴”一旦形成落地雷,打到地面上,就容易引起雷击火。这种“飞火”在风力的作用下可瞬间蔓延。

  木里林草局负责人杨仁奎分析称,“爆燃”现象并不多见,在其印象中,14年前的2005年,当地曾发生一起特大森林火灾,也曾出现过“爆燃”。

  杨仁奎回忆,2005年6月1日,木里县唐央乡原始林区发生火灾,“由于当时指挥及时,2600多名扑火人员紧急避让,没有一人伤亡,但后来发现,很多野生动物没躲过这一劫,死于‘爆燃’。”

  专家普遍认为风向、可燃气体、地形是爆燃发生的主要原因。

  北京市气象局专家张明英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海拔较高的山地,由于地势情况复杂,风向突变的情况并不罕见。而风向突变对于火场的救援人员来说,无疑最危险的因素。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张国防称,“爆燃”属野外火中一种典型的极端火现象,“温度非常高”。

  一名参与救火的林防人员介绍,事发前,他与遇难牺牲的灭火队伍相隔不远,下午5时许,风向突变,导致预计的人员相对安全地带变成了新的火场,大火猛蹿并迅速向上扑来,“火势太猛了,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由于事发火场不远处有一个山崖,他们几个人被迫跳往对面山崖求生。

  参与灭火的西昌大队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回忆爆燃发生时的场景:“我当时回头看,山火蹿至10多米高。” 胡显禄称,当时情况非常紧急,他和另外3名消防员翻过了面前一处歪倒在地约1米粗的大树,得以生还,剩下6人都没了消息。火起的一瞬间,几乎看不清东西。

  据当地参与灭火的村民介绍,地形复杂,尤其是雅砻江沿岸一带山高坡陡,很多地方没有路,也是给此次森林火灾扑救工作构成的主要困难之一。

  此外,木里县森林腐殖层较厚,火不易打熄。植被茂盛也意味着可燃物大量存在。专家介绍,在一些森林地面植被长期堆积后,容易发生腐烂,进而产生大量可燃气体,同时,与腐烂的可燃物混合后,突遇明火燃烧,导致“爆燃”发生。而一些山地的地形相对狭小,爆燃产生的影响会更加剧烈。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安全工程系副教授麻庭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森林不去砍伐,放在外面就是燃料,不着火是不可能的。

  “猝不及防”

  木里的森林火灾攻坚之难,除林业面积大,地势、气候等自然因素,或许也与扑火队伍建设、森林火灾风险排查机制等有关。

  3月21日,木里县政府官网发布《县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关于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案件调查复核工作组反馈意见和建议整改责任清单》。

  文章显示,3月12日,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案件调查复核工作组曾进入木里,开展调查复核工作,对木里县森林草原防火工作存在问题,提出了九条整改意见和建议。

  其中涉及机制和队伍建设的有三条,分别是“专(半专)业扑火队伍建设不规范,力量不足,信息不符,管理弱化等现象存在”;“森林火灾风险排查机制不完善,县上有安排,但基层单位落实不到位,甚至不落实,不反馈”;“森林防火各级责任书不规范,所负责任、值班值守等核心任务和工作体现不够”等。

  针对上述整改意见,工作组要求木里县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成立整改领导小组,并在4月1日前书面上报整改情况。

  火灾发生前两天,凉山州召开“全州森林草原防火调度电视电话会议”,部分前期工作力度不足的县及乡镇主要负责人,作了检讨发言。

  3月30日的大火,打乱了原定的工作计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猝不及防”,是木里县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常用词”。

  今年3月7日上午,根据《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森林防火工作约谈制度(试行)》,省委、省政府安排应急厅联合省林草局曾到凉山州约谈凉山州六县(市)政府主要负责人。 据《凉山日报》显示,约谈会现场,被约谈县(市)主要负责人也作了表态,并交流了当地已采取或计划采取的管控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木里县政府主要负责人现场承诺,将组建620人的乡镇扑火队,加上县上100人的专业扑火队和森林消防力量,将有800人能在森林火灾发生的第一时间接受调度。 然而这支队伍尚未建立起来,就已经有人倒在了这次火灾中。

  “防火县”与“贫困县”

  灾情发生后,有关“为何选择扑救,而非放任燃烧”,“国内外救火专业性的高低”等话题,一度引发公众讨论。

  海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办公室主任刘福堂认为,我国目前在森林灭火的设备方面虽然不能完全和发达国家相比,但这一状况已经有很大改进。“比如说飞机灭火装备,1985年我到加拿大去考察,他们空中力量非常强。加拿大自己的林业部门和临时租用的飞机,一年就要有一千多架来服务于森林防火。装备方面我们现在有了很大进步,过去只是在东北、西南有航空护林,现在基本扩大到全国多数省区都有,飞机也大量增加”。“我原来在黑龙江省的一个航空护林站当过副站长,那时候也就是十来架飞机,现在已经增加到20多架了,尤其是现在这个装备,飞机载量、性能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改进。”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张国防称,森林火灾灭火是世界性难题,目前没有一个国家能有效解决。首先,森林火灾不同于普通火灾,其在开放系统中燃烧。二是移动式燃烧,火灾影响因素不断变化。三是大型森林火灾瞬间释放能量,温度高、燃烧剧烈,导致供氧不足,燃烧不完全会导致有毒气体产生,对于灭火人员而言危险很大。四是难以控制,火势变大时,未知数很多,而且难扑灭。因此,面对森林火灾,其实能采取的措施都是比较被动的。

  龙先生是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退休老干部,他在分析此次火情时说,四川地形崎岖,这些山风、谷风,在日落前后,会受到光照、海拔带来的温差变化影响,突然风力大增、风向骤变,火势随之反复、蔓延。 他补充道,“最夸张的一次,我在雅砻江边上,见过大风把火球吹了四五公里远,而且一旦烧起来,火场中心温度有两三千℃,再专业的消防员、再好的设备也没用。”

  此外,张国防还认为,中国与外国的情况是不同的,比如俄罗斯森林资源丰富,且人员稀少,林火对人员的影响较小。美国则依靠其预测系统权衡利弊,决定是否投入灭火。但是,我国由于人口众多,森林资源宝贵,一旦发生森林火灾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我国对于林火以扑救为主。

  与丰富的林业资源不相衬的,是木里的经济水平。1994年,木里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2001年又被确定为“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

  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一名张姓副主任曾表示,四川全省77.84%的森林面积,都位于贫困县,森林就是当地农户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而木里县正是国家级贫困县。

  “火场附近有村镇,烧下去不只林子没了,老百姓也要遭殃。”

  “防火几乎是全员动员”

  海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办公室主任刘福堂,曾应原林业部西南航空护林总站邀请,多次飞越木里上空,木里县山高涧深的复杂地理环境,给刘福堂留下深刻印象,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那里的森林火灾不宜强扑”。

  2009年1月1日起施行的《森林防火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扑救森林火灾,应当坚持以人为本、科学扑救,及时疏散、撤离受火灾威胁的群众,并做好火灾扑救人员的安全防护,尽最大可能避免人员伤亡。

  遇火情迅速扑救,成为了山火频发的木里县,举全县之力推进的“大事”。在这背后,是木里县复杂的地质结构。由于地处青藏高原、云贵高原接合部,木里的大部分区域,是沟壑纵横、切蚀深刻的残余高原。

  对于森林山火扑救来说,这样的地形无疑会增加难度。

  木里县林草局副局长刘兴林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地有多项防火措施。

  在火情预防上,木里县在国有林区各主要路口、重要地段、瞭望台设卡管制,加强火源管控。另外,在林区和人员密集的地方、中小学校,也会进行防火宣传。

  森林防火作为一项“全民任务”,还走进校园。刘兴林说,森林防火“小手牵大手”活动,老师每月会安排专门森林防火课程,学生学习防火知识后,还需回家反馈,让父母按手印、签字。

  目前,四川省政府已成立调查组,将对此次火灾起火原因、救火过程、应急救援等工作进行调查,针对火灾过程中的爆燃等细节问题,组织专家论证。

  “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木里县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副指挥长呷龙告诉新京报记者,“山区里,着火了,大家觉得应该马上灭火,但实际上,救火扑火,不能急于求成,要分析自然规律”。

  呷龙称,在这种只有岩羊能生存、其他动物都生存不了的地方,“我们去救火,非常危险”。

  此外,呷龙表示,本次灾情,也暴露出“需要有几支专业性、半军事化管理的救火队,对地形进行熟悉”等问题。

  呷龙坦言,要培养这样的人才,只有精确保障,把救火队伍建立起来,“就不用老百姓去救火”,尽管现在,“我们几乎是动员全员保护森林”。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王瑞文 肖隆平 实习生 刘梓桐 王佳珺

Copyright © 2012-2020(news.typevalu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